北京沒有大江大河 北京歷史上罕見的“賽龍舟”記錄出自哪里?

2019-06-06 16:03:50 來源:中國新聞網 作者:呼延云 責任編輯:田苑 字號:T|T
摘要】端午節將至,對于中國人而言,這個傳統節日的“標配”是兩件事:吃粽子和賽龍舟。前者還好說,提起后者,恐怕絕大多數北京人都是一臉茫然:只在電視上見過,從沒看過實況……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圓明園“蓬島瑤臺”圖

  呼延云

  端午節將至,對于中國人而言,這個傳統節日的“標配”是兩件事:吃粽子和賽龍舟。前者還好說,提起后者,恐怕絕大多數北京人都是一臉茫然:只在電視上見過,從沒看過實況……事實上,筆者翻閱了大量明清史料,也只找到一條古代北京民間賽龍舟的記錄,語出潘榮陛所著《帝京歲時紀勝》中的“里二泗”條目。里二泗村在通州張家灣附近,因為臨著大運河,是故每年“五月朔至端陽日,于河內斗龍舟,奪錦標,香會紛紜,游人絡繹”,獨一無二的這一記錄,也從一個側面,證實了著名民俗學家鄧云鄉先生在《燕京鄉土記》中的結論:“北京沒有大江大河,歷來都沒有龍舟競渡的風俗。”

  民間沒有,“官家”卻是有的,雖然記錄甚少,但也因此,在舊時北京端午節的諸多活動中,顯得別具一格。

  一 耍青去:射柳賽馬逛天壇

  北京人管端午節叫“五月節”,據康熙年間的《大興縣志》記載,“是日少女須佩靈符,簪榴花,已嫁之女亦各歸寧”,因此又稱“女兒節”。別看今天的端午節只是“小長假”,在舊時,它可是與八月中秋、正月初一并稱的“三大節”,相當重要。許是因為五月初五正值榴花照眼,新綠宜人,所以甭管多么“宅”的人,都喜歡外出走一走,正所謂“女兒節,女兒節,耍青去,送青回”。然而這一天“耍”什么,說出來花樣可就多了。

  首先是射柳。這個習俗起源于金代,《金史》上記載:“插柳球場為兩行,當射者以尊卑序,各以帕識其枝,去地約數寸,削其皮而白之”,一個人馳馬做前導,后面一個人馳馬以無羽橫鏃箭射之,“既斷柳,又以手接而馳去者為上,斷而不能接者去者次之”,射柳的時候要敲鼓以助興。這個活動一直延續到明清兩代。《萬歷野獲編》中記載,當時的內廷極興射柳故事,而且起了個“走驃騎”的名字,也許是紫禁城里玩兒不過癮的緣故,很多太監還請假外出跑到天壇去較量。

  說到天壇,大約是北京人過端午節的首選勝地,《帝京景物略》上說:“五日之午前,群入天壇,曰避毒也”——所謂毒,既是指蛇、蝎、蜈蚣、壁虎、蛤蟆這類的“毒物”,也是指隨著暑熱的到來各種因之而起的瘟疫。說是避毒,更像是野營,在樹蔭下席地而坐,飲酒作樂,雖說“避毒之地”有金魚池、東松林、滿井等處可供選擇,但最美的依然是天壇,“于長垣之下,騁騎走繲,更入壇內神樂所前,摸壁賭墅,陳蔬肴,酌余酒,喧呼于夕陽芳樹之下,竟日忘歸”。

  還有打馬球,《日下舊聞考》寫五月五日這一天,太子和諸王會在西華門舉辦盛大的馬球比賽,參與者都是各衙門的官員,“咸用上等駿馬,系以雉尾瓔珞,縈綴鏡鈴,裝飾如畫”。開場后,一馬前馳,把一個“大皮縫軟球子”扔在地上,參加比賽者一擁而上,引馬爭驟,用長藤柄球桿擊之,“而球子忽綽在球棒上,隨馬走如電,終不墜地,力捷而熟嫻者,以球子挑剔跳擲于虛空中,而終不離球杖,然后打入球門,中者為勝”。

  相比打馬球,民間更喜歡的體育運動是賽馬。地點就在永定門外迤南的官道上,《舊京風俗志》記:“大道兩旁,各搭席棚兩行,臨時售賣茶點,凡參與賽馬之主人眷屬與參觀者均列座茶棚,憑軾而觀……若窮苦游客,無資品茶者,只可分立大道兩旁,萬頭攢動,互相擁擠于火熱驕陽之下。”這個賽馬與西方賽馬不同,不是較量誰的速度更快,而是以馬與騎乘者的姿勢的美觀來定輸贏,馬要始終保持直走平行,騎乘者要在馬背上平穩不動,方為上乘,會引來觀眾們的大聲叫好,否則,馳騁不速,又姿勢不良,“則觀眾冷笑而揶揄之,而車馬主人等即羞赧無地”。

相關推薦


解讀中國 關注民生 引領休閑
掃碼關注中國小康網公眾號
ID:chxk365
返回頂部
分分彩的后二复式玩法 承德县| 大埔区| 长治市| 江陵县| 乐业县| 武陟县| 东平县| 久治县| 柯坪县| 察隅县| 瑞丽市| 苏尼特右旗| 济宁市| 依兰县| 平阳县| 康定县| 西和县| 公安县| 遂昌县| 江门市| 滁州市| 临澧县| 江门市| 盐城市| 博爱县| 华宁县| 琼中| 苏尼特左旗| 呼伦贝尔市| 临漳县| 繁峙县| 连江县| 白沙| 瑞安市| 钟山县| 黔江区| 明溪县| 藁城市|